易到挣扎求生再出新招: 用户余额过期被清零 司机提现难转战高德

今年3月到4月,易到司机多次组团前往北京市交通委,希望能拿到自己的“血汗钱”。

3月2日,韬韫资本CEO温晓东在北京市交通委协调下与司机代表谈判,仍然在不停地大倒苦水,讲述自己是如何被贾跃亭欺骗,他向易到输了多少血。

5月15日下午,从大股东韬韫资本处获得数千万元资金的易到宣布开启新一轮车主提现,并承诺“将在10个工作日内分批解决”。

又一巨头衰落: 曾是滴滴最大对手, 今裁员拖欠工资, 司机无法提现

但北京车主李中华(化名)告诉AI财经社,北京司机大多只能提现2000元到3000元,而他们的账户余额至少有数万元。

只有一位50多岁的大姐因为始终坚持拉易到,账户余额近20万元,这次能提现6万多元。

自今年3月“讨薪”未果以来,李中华就再也没有在易到上接过单,“不让我把钱提完,我是不会拉易到的”。

他的账户余额5万多元,“只给我380多元的利息,我没提”。

他告诉AI财经社,外地车主根本没有提现机会。

易到在公告中表示,该公司开发了全新的提现系统,“通过车主的过往接单、可提现金额、持续活跃情况等多重维度数据进行判定,以求提供合适的提现金额解决方案”。

易到表示,未来还将持续筹措更多资金,以妥善解决提现问题。

同样在5月14日,易到在车主端APP发布通知,称为“愿意与易到同舟共济的车主朋友提供专属定制的余额增值计划”。

账户余额超过1万元且近期活跃的司机,可以将可提现金额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承诺年化率不低于10%。

虽然易到将这一举动视为“福利政策”,但车主群中仍然十分警惕地互相提醒不要“上套”。

易到2019提现通道易到司机无法提现 图-1

早在今年3月,易到就曾上线现金贷产品,试图缓解司机提现压力并帮助平台盈利。

司机可选择3000元或5000元贷款金额,贷款期15天,如逾期90天不还就将扣除司机账户余额6297元(以贷5000元为例)。

此外,多名司机曾向《新京报》反映,易到在抽取佣金的同时,给乘客客户端和司机客户端显示的路程费用并不相同。

在他们看来,这种做法无异于“两头通吃”。

“谁还愿意给易到干活?”自今年1月21日,温晓东向全社会公开喊话,称愿意半价出让韬韫资本所持的33%易到股份以来,急于寻找“接盘侠”的易到并未如愿以偿。

由于公司资金匮乏,“财务遇到巨大困难”,易到频频被曝欠薪和裁员。

2月19日韬韫资本发布的一份内部通知中,除“必要岗位人员”以外员工均被安排在家办公并停发绩效公司,连办公地点都不保。

今年3月以来,易到数百名员工被裁。

据韬蕴资本此前发布的公告,该公司在不到两年时间里花了60亿元,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元、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元、提升净资产26亿元。

截止到2018年12月,易到总负债达到34.4亿元,用户余额5.9亿元,公司净资产-21.25亿元。

此前曾有内部人士透露,易到目前需要的资金额至少是10亿美元。

3月7日,易到内部传出消息称正在接触投资对象寻求新一轮25.5亿元融资,但很快就被“绯闻对象”恒大断然否认。

随后易到发布内部邮件称,要调整工作思路,尽早依靠自身力量维持平台的基本运转,今后的首要目标就是赚钱。

“断臂求生”的易到正在通过削减开支、业务调整、寻求融资来重整旗鼓。

“放弃幻想,放弃烧钱,放弃一切不切实际、无法产生正向现金流的想法,放弃一切不必要的、不直接作用于平台生存的成本支出,放弃伸手向股东、向投资人要钱的依赖心理,放弃互联网企业不赚钱天经地义的错误认知。

”3月25日,易到在公告中信誓旦旦地宣布,“我们的目标不再是成为体量最大的网约车平台,而是成为第一家赚钱的网约车平台,成为活得最好的网约车平台。

”目前,这家被许多人认为“黄了”的公司似乎仍未放弃挣扎求生。

李中华透露,易到目前正在组建新车队,他也被拉到了其中,但他不打算接活儿。

放弃易到后,李中华通过高德地图在阳光出行、AA出行、携程打车、曹操专车、神州专车等多个平台接单,“订单量特别多,一天轻轻松松挣七八百元”。

目前,许多过去的易到司机转向了高德地图。

李中华表示,高德地图上接入了好几个平台,对司机没什么约束,每个星期都可以提现。

阳光出行是抢单模式,“哪一单合适抢哪一单”;AA专车是指派模式,但价格比滴滴快车高,基本与滴滴优享持平。

此外,他认为用高德地图的乘客普遍素质更高,而且乘客投诉司机的通道也不像滴滴那么畅通,只能通过支付宝账单进行投诉。

“现在易到就算活过来,司机也不愿意干了,太伤感情了。

”他告诉AI财经社,“易到一次一次地耍着司机玩儿,说话一点都不算数,一点都不尊重司机。

现在网约车这么多平台,谁还愿意给易到干活?”。

来源:http://www.aurodraw.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