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尔普斯竟称“理解霍顿挫败感”, 施压国际泳联

她本人已在7月14日,以“个人原因”退出本次世锦赛。

澳大利亚泳协当时拒绝透露其退赛原因。

菲尔普斯竟称“理解霍顿挫败感”, 施压国际泳联

杰克则回应,“我不是故意的。

霍顿队友击败孙杨霍顿队友药检呈阳 图-1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就韩国光州游泳世锦赛颁奖台上的“霍顿闹剧”,美国游泳传奇人物“飞鱼”菲尔普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自己参赛时也经常遇到“禁药选手”,所以对霍顿表示“理解”。

菲尔普斯并未评价孙杨,而是含沙射影般的提到了1976年奥运会上东德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事件,并呼吁国际泳联的惩罚措施应该更加严厉。

部分西方运动员近期集中指摘中国选手体育道德。

然而就在刚刚(27日晚间),澳大利亚又一名游泳运动员被检测出服用违禁药物。

霍顿队友主动握手孙杨霍顿队友药检呈阳 图-2

据美联社27日消息,菲尔普斯如今正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家中关注着光州世锦赛的进程。

他表示,自己游过的决赛里至少有一位运动员是服药者,所以他可以理解霍顿和斯科特的“挫败感”。

但是他也表示,这种抗议的做法并不会带来实际影响:“我欣赏人们站起来表达他们意见的做法。

但最终,能真正改变这种事情的只有国际泳联。

” “在这么多的嗑药事件和争议事件发生后,等国际泳联终于想要改变现在人们对这项运动的看法时,他们会去做出行动的。

这些都是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的。

” 他还说,当自己遇到这些事的时候,他能做的就是专注自身,别人做的事不是他能控制的。

霍顿和斯科特过多地关注孙杨,会破坏自己的成绩。

菲尔普斯并未在采访中直接评论孙杨,而是提到了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

当时美国队在4*100米女子自由泳决赛中输给东德队。

美国游泳女将芭芭绍夫(Shirley Babashoff)同样拒绝上台和对方站在一起。

但最终东德队被检测出服用禁药,“这证实了她的怀疑”。

在本次光州游泳世锦赛上,男子400米自由泳亚军、澳大利亚选手霍顿拒绝与冠军孙杨一起登上领奖台。

霍顿队友主动和孙杨握霍顿队友药检呈阳 图-3

而讽刺的是,近期接连被曝出服用禁药的,正是霍顿的澳大利亚队友们。

《澳大利亚人报》指出,霍顿的队友、即将与他在26日一起参加接力项目的托马斯•弗雷泽-霍姆斯,曾一年内连续错过3次药检,被国际泳联禁赛12个月。

另一位并未身在韩国的澳大利亚选手马德琳•格罗夫斯,虽然也指责孙杨,但她曾缺席两次药检,却躲过了国际泳联的处罚,原因是药检人员没有尽职尽责找到她,而她没有错过随后的第三次药检。

而就在观察者网撰稿时,《悉尼先驱晨报》透露,澳大利亚女子游泳运动员莎娜•杰克(Shayna Jack)被检测出服用禁药。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