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军史上最为悲壮而灿烂的最后篇章——牛庄战役

魏光焘(湘军武威军6营)听到日军由鞍山乘虚直捣清军后路牛庄时,才于3日上午8时率军回援,其他各军仍远在海城前线。

牛庄无城墙可守,周围一片平地,清军并没有在外围设置防线,而是“聚屯庄内”。

魏光焘意识到情势严重,采取应急措施,选择市街的入口处抢筑一尺厚的土墙,以此为一线工事,在镇内则利用高大官衙和民房为防御掩体,在其院内四周墙壁上开凿枪眼,以此作为节节御敌的复城,为下一步巷战作准备。

并将仅有的兵力布置为:左、右、中三营防守西北面;前、后两营防守东北面;自已率大营炮队、马队及卫队把守中路。

野津道贯为了鼓舞士气,特许各部战前“自由征集物资”和“尽可能地犒劳士兵”,旨在暗示士兵任意奸淫掳掠。

并训诫各部“尽可能避免正面进攻,努力进逼敌军侧面”。

战斗于4日9时打响,日军将野战炮、山炮各12门排列在两侧3尺高地,向牛庄密施以排炮猛轰。

9时30分,魏光焘令炮兵予以还击,并利用城北口约40米处的民舍修补土墙作为堡垒设伏, 诱敌深入。

湘军史上最为悲壮而灿烂的最后篇章——牛庄战役

在炮火掩护下,大迫尚敏督率日军第18联队长佐藤正所部成散兵线,以牛岛少佐率第3大队为前锋从凹道中间发起冲锋。

10时30分,18联队主力联合并进。

10时40分,守军将第3大队一线的第9、12中队“吸引至最佳射击距离”100米时,“俄据民家土壁乱发小铳,极为剧烈”。

进攻的日军处于“平坦开阔地面,毫无地形地物隐蔽”的被动挨打境地,“死伤非鲜”。

“逼近城北端之家屋”,清军继续用猛烈炮火攻击,联队护旗兵一死三伤,佐藤正手腕被 枪弹所中,自以巾裹伤,“令兵士唱军歌而进,势颇壮烈,兵士争先突出。

清兵不屈,频射大小炮弹,片伤佐藤大佐左膝关节,门司(和太郎)少佐代率其大队。

”联队长佐藤正两次受伤,被抬下了战场,中队长新保正大尉重伤毙命,步兵中尉岩本绩、川口金之助、儿玉象一郎等以下负伤100余人,使所向无敌的开路先锋第18联队遭遇甲午战争以来前所未有的损失, 锐气大挫。

然而,由于清军无论是战术运作、战斗素养,还是人数和武器装备不及对方,日军各部很快突入清军阵地,双方展开肉搏。

据魏光焘报称:“左、右营接战,中营继之,贼以排枪炸炮抵死抗拒,弹如雨点;我军以劈山炮洋枪对击。

前虚后进,贱之为我击毙者尤众。

故伤亡虽多,士气仍壮,纵横荡决,力不稍疲。

左营余总兵福章中伤坐地,犹持刀督战,随复炮中要害阵亡。

右营沈提督宝堂两臂中弹皆折,帮带陈参将胜友战死。

”“忽贼另支围我驻扎之所,前后受敌。

本前司(魏光焘自称)亲督死拒,无奈贼党愈积愈厚,伏首钻进,炮雨横飞。

大营肖总兵有元中炮伤重,左哨、右哨、正(哨)、副哨弁登时阵亡,卫队哨弁重伤,亲兵伤亡过半,万难力遏,突围且战且退。

新不列颠岛地区新不列颠岛地震 图-1

在魏光焘的指挥下,武威军“顽强抵抗,接战格斗,”终因众寡悬殊,伤亡殆尽。

被迫退入街区巷继续抵抗。

在双方激烈的混战中,清军被优势敌军分割包围成几十个战斗集团,多则几百人,少则数十人。

而失去统一指挥的清军毫气饩,各自为战,进行分散抵抗。

日军也划分成中队、小队为单位的几十股,与清军混战,并以工兵逐屋穿墙破进。

“城内到处发生激烈的巷战,……各队相互错综,战况复杂”。

日军第22联队首先从北面冲入镇内,清军50余人据一民房“抵抗甚为顽固”,最后全部殉国。

日军即以左右迂回,继续搜索。

有上百清军在一大院内,利用外围石墙作誓死坚守,日军多次进攻均被击退,且“死伤颇多”。

日军无计可施,令工兵用100多公斤的地雷炸药,分三次埋在围墙下,用炸药引爆地雷,将围墙轰塌,大久保中尉率第3中队冲入院内。

清军在子弹打光的情况下,就用墙上的砖石打击敌人,拼死抵抗。

日军第6旅团分兵绕至牛庄城西南部进攻,一位姓黄的营官率领一部分清军在当铺内守御抵抗。

该当铺是清军的火药库,外面围砌厚实的砖墙,“宏伟坚固,如一城郭,除西北一门以外,其他各门均以砖石堵塞”。

新不列颠岛人新不列颠岛地震 图-2

大岛久直令步兵第7联队2个大队围攻,“欲破其门,清兵以铳狙击,且门壁坚牢不能破。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